CurrentLocate:HomeName > 時裝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2019-02-22 11:27:01 9333365人PeopleLook
Description不管你在哪個城市奮鬥或生活,有一個地方,能讓你卸下光鮮的“鎧甲”。褪下厚重的面具,換上鬆軟的睡衣,睡著散發著陽光香氣的床褥,熱菜熱湯代替了外賣,把鬧鐘全部關掉,放肆地睡著懶覺。

不管你在哪個城市奮鬥或生活,有一個地方,能讓你卸下光鮮的“鎧甲”,褪下厚重的面具,換上鬆軟的睡衣,睡著散發著陽光香氣的床褥,熱菜熱湯代替了外賣,把鬧鐘全部關掉,放肆地睡著懶覺。這個地方叫做:家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臨近過年,對五湖四海的潮人們來說,不管發售了什麼新的鞋子,也不管多大的牌子互相聯名,都沒有一張回家的機票燙手。這幾天收到了一位哥們的投稿:這事兒還得從學生時代說起。初中的時候,當時看著班上幾個“富二代”,穿著耐克鞋耀武揚威,走路都帶風,那個白晃晃的鉤子,扎眼,更扎心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老師似乎對穿耐克鞋的同學格外關照,女生似乎也特別愛和穿耐克鞋的同學打成一片。那時記憶猶新,班裡那個一禮拜換一雙耐克的同學,老師把他當親兒子對待;那個穿著全掌氣墊打籃球的同學,女生都圍著他轉。於是吵著嚷著讓母親買了人生中第一雙耐克,記得那時候父母還為此吵了一架,十幾年前的耐克專櫃,動輒就是千兒八百,那是工薪階層的家庭一禮拜甚至半個月的收入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後來母親還是妥協了,當我興高采烈地捧著第一雙帶著氣墊的耐克鞋,母親皺著眉頭,父親抽著煙:你小子一定得給我好好讀書,你爸爸活那麼大沒穿過那麼貴的鞋!這以後,考試名次,成為了我的買鞋依據。一個學期期中考期末考兩次,每次考試前一個月,我都會跑去專櫃提前欣賞我的“戰利品”,然後懸樑刺股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父母給我的指標是:前十名,可以買500以下的球鞋,前五名1000,第一名,專櫃裡任選。因為這個機制,活生生地,一年內我的名次從倒數第5穩定到了班級前5。考過一次第一,買了雙心心念唸的Dunk Sb,還記得那雙鞋要一千三百多,閃閃發光地處在專櫃的C位,魅惑眾生。我能拍著胸膛說,我爸至今,都沒給自己買過那麼貴的鞋子,但他那天給我買的時候,滿帶笑意,一點也不心疼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曾經以為:一雙耐克鞋,改變了我的學渣生涯。也是從那時候發現,讓人感到光榮的不是腳上那隻鉤子,而是考試排行榜上自己的名次。那些仍舊每個禮拜換著新鞋,但考試名次永遠倒數的二世祖們,竟然一點都對他們羨慕不起來。很順利地,我考上了市重點高中,班級同學臥虎藏龍,球鞋市場瞬息萬變,不變地,還是考試名次獎勵球鞋的機制。高中第一年,我沒買過鞋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被層層篩選過的高中同學,根本不像初中那幾個地主家的傻兒子那樣渾渾噩噩,看上去談笑風生,學起來卻如狼似虎,考起試來錙銖必較,每個人表面風和日麗,實則都在暗自較勁,高一的這一年裡,我從未考進過班級前二十。高中的時候已經懂點事,我發現,那些拼了命地在班級前五爭取一席之地地學霸們,有的穿著發黃的旅遊鞋,有的穿著不知名的帆布鞋,有的鞋子都脫膠了,有的鞋身都發黃了,有的鞋帶都磨損了,根本系不上了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雖然我穿著一年前的耐克鞋,但依然鶴立雞群,威風凜凜。只是我再也找不到能和這隻鉤子相匹配的自信了。那時候我漸漸懂得,原來光榮這兩個字,真的和腳上穿什麼鞋子,沒太多關係。然而那年過年的時候,父親卻帶我去商場的耐克專櫃,他說:我一年沒買鞋了,青春期的男孩子,要學習,也要發育,運動容易壞鞋,於是讓我選雙新鞋,當作新年禮物,無關考試名次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那一刻,我心裡一酸,瞅瞅父親腳上磨了又磨卻捨不得換的皮鞋,心裡暗暗發誓:一定要好好學習,長大以後給父親買商場一樓奢侈品專櫃裡的皮鞋,最亮最貴的那種。高二那年,我沒命地學習,終於把成績穩定在了班級前十。天知道在這個臥虎藏龍的重點高中,班級名次一下子提升十幾名,需要多慘烈的脫胎換骨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那時候校園開始流行穿板鞋,耐克DUNK,三葉草貝殼頭,匡威帆布鞋,成為了校園裡最靚麗的風景線。那些家境良好卻不學無術的借讀生,把每個顏色的DUNK和Super Star都買齊了,每天換著一個顏色穿,腳底板猶如行走的彩虹。而我已經無心於此,一雙AIR FORCE 1 穿到死,一心沉溺於學習不可自拔,當我發現父母加班更加頻繁,關起房門,為了一些柴米油鹽喋喋不休的時候,“考試獎鞋”的這一紙契約,在我心裡被撕的粉碎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我已經不是那個需要獎懲制度去鞭策人生未來的小孩子了。開竅以後,我順理成章地考進了第一志願,一所名牌大學的王牌專業。父母喜出望外,在單位裡發著糖,猶如宣告著花田喜事一般。父母直接給了我一筆數額不小的錢,作為獎勵,讓我買鞋,旅遊,吃喝,或者存著。出了校門,才明白花花世界這四個字的含義,唱K,蹦迪,和女孩子約會,很快,暑假還沒過完,就把這筆鉅款揮霍地一乾二淨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卻再也沒有去專櫃看過一次鞋。對那些層出不窮的新鞋,總感覺千篇一律,食之無味,最主要,接觸的人多了,玩的東西多了,也再沒有空間,把錢留給鞋了。父親送我去大學的那一天,我已經一改高中討好老師,讓長輩滿意的形象了。染著亞麻青的頭髮,燙著離子燙,穿著掉檔牛仔褲,踩著一雙不知名的板鞋。耐克,阿迪,或是匡威,一出校門,全部成為雞肋。我瞥向父親,那個逐漸蒼老的男人依舊穿著那雙比他看上去更老的皮鞋,在風中跟我道別:“臭小子,你要做個好人!”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中國的大學,出來容易,進去難。大學這四年,對大多數人,就是用來揮霍青春的。我開始沉迷酒精,香菸,夜店,KTV,和不同院校的女生聯誼,朋友越來越多,回家越來越少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父母給我的生活費滿足不了開銷,於是我去夜場打工,銷酒。我認識了各種千姿百態的人,她們不同於校園裡那些穿著百褶裙運動鞋的女生,玩骰盅的時候大殺四方,吐納菸圈的時候又氣定神閒,大波浪,高跟鞋,解鎖了我對女性的認知,自然地,我把第一次正兒八經的戀愛,獻給了一個在夜店認識的女人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她不穿Jordan,穿著帶防水臺的高跟。為了配合他,我褪下了球鞋,換上了豆豆鞋,看著成熟,實則磨腳。這時候板鞋已經過時,鞋子上的鉤子已經無法讓人驕傲,比起鞋子,更能吸引女生的每週來校園門口報道的奔馳寶馬,不管是操場上揮汗如雨,展示八塊腹肌的籃球隊隊長;還是學富五車,提早收到名企offer的學生會主席,他們追不到的校花,在奔馳C級的副駕裡笑靨如花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就像我的那個初戀,她坐在寶馬3系副駕一騎絕塵的時候,我的鞋裝十個氣墊,也追不上。大學畢業後,才發現現實和想象中的不一樣,雖然是名牌大學畢業,但任何一個offer的薪水都無法滿足我的慾望。扣掉稅和五險一金,到手的錢,還不夠開三次五星級酒店。更別提猴年馬月可以買上車了。而我卻早已以“用自己的方式”,過上了表面光鮮的生活。周旋於各種錯綜複雜的社會人之間,倒來倒去,竟也倒出些油水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自己在外面租了個房子,朋友越來越多,回家卻越來越少。這些年變化了多少?某寶和微商崛起,買鞋再也不用去專櫃,正品的耐克阿迪都輸給了莆田產的GZ,RO,CL。閃閃發光的鐵片,流光溢彩的水鑽,凶神惡煞的亂釘,成為了夜店裡的主流。人與人之間帶著面具互相攀比,走火入魔。租來的車,復刻的表,誰也不服誰,透著虛榮的狂妄,叫做虛妄。而光榮這兩個字,早就被燒成一灘灰燼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我被那些稱兄道弟的朋友們欺騙,出賣,套路,甩鍋。有一陣子甚至被人圍剿,幾次死裡逃生。還好那天腳上穿著運動鞋跑得快,不讓走遠了。偏門永遠是偏們,狐朋狗友,也永遠成為不了朋友。走投無路的我最終還是回家了,一身憔悴的我把這些經歷跟父親說了,原以為他會對我失望透頂,或者反手一個耳光。父親吸完最後一口煙,語重心長地跟我說:孩子,我希望你過得快樂。小時候的快樂,是把球鞋當作奢侈品,而長大後的快樂,竟然成為了奢侈品。是快樂降級還是慾望升級?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究竟走了多少彎路,才能認認真真地看著腳下的路?究竟走爛多少雙鞋,才會學著向慾望妥協?球鞋的價格漲得遠比慾望的尺度要慢,只是當虛榮還被稱作慾望的時候,父親有能力替我助攻;而當慾望快把我吞噬的時候,父親卻再無餘力為我護航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而當時看到父親為了激勵我咬著牙在專櫃給我買球鞋的時候,明明心裡想的是,以後好好學習,出人頭地,報答父母。我看著鞋櫃裡藏著的一雙雙球鞋,依稀能報上年份,與之對應的是考試第幾名。諷刺的是,這幾年我慾望漲了不少,腳的碼數倒沒有長。我為了那些與我能力不匹配的慾望,忘記了這些真正合身而舒適的東西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這讓我想起一首歌:陳奕迅的《白色球鞋》,裡面有兩句詞很是應景:“到一定年紀總算明白,美好的事物好像大部分都在青春時候發生,那天無意中翻出了那雙發黃的白色球鞋,依然還有心跳溫度。”我連夜在網上找著正經工作,一週後,入職。由於工作表現優異,公司把我從這個小城市調到了上海總部,成為了項目負責人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面對工作的壓力,我想起父親說的:要好好學習;面對職場上的爾虞我詐,我想起父親說的:要做個好人;面對慾望的權衡與取捨,我想起父親說的:要過的快樂。母親曾在電話裡跟我說過,我離開家鄉的這些日子,父親每週都會整理我的鞋櫃,每一雙鞋都細細擦拭,而每一雙球鞋的來歷,他比我還門清。這雙700,給臭小子買的第一雙名牌;這雙鞋,臭小子第一次考試考進了前十;買這雙鞋的時候,廠裡不景氣,工資也發不出,但偏偏臭小子考上了第一。

我爸咬著牙給我買Nike時的神情,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拉出深淵!

電話那頭的我沉默了。那天我終於明白,真正讓我克服慾望,返璞歸真的,是對親人的感恩與反哺。歲月無情,時間是刀,成功的意義不是為了讓自己迅速得到什麼,而是讓親人,不要太快老去。這次回家過年,我看到父親穿著我初中買的那雙耐克鞋,經過歲月的洗禮,鞋底已經發黃,鞋面略微掉漆,但鞋型依然挺拔,和父親的脊樑一樣。他猛吸一口煙,笑著說:他這輩子,都沒穿過那麼貴的鞋。


更多潮流資訊請關注小編哦!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