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rrentLocate:HomeName > 美體

普通話不是“滿州人的蹩腳漢語”

2019-02-24 20:58:08 9019430人PeopleLook
Description因為普通話是以北京話為基礎的,而現在的北京話不是正宗的漢語,而是北京滿族人講的混合了滿語的蹩腳漢語。這種說法近年來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,過一段時間就會出來“歷史發明家”痛心疾首地述說普通話的悲慘歷史。
普通話不是“滿州人的蹩腳漢語”

在前面的文章中,我談到了減少多音字是大勢所趨。有人說,普通話是在清朝的時候被北京的滿族人搞亂的,因為普通話是以北京話為基礎的,而現在的北京話不是正宗的漢語,而是北京滿族人講的混合了滿語的蹩腳漢語。這種說法近年來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,過一段時間就會出來“歷史發明家”痛心疾首地述說普通話的悲慘歷史,例如前不久有一篇題為《“普通話”的真相:滿州人的蹩腳漢語》的文章就在網上刷屏。

這些“歷史發明家”以為時間機器還沒造出來,沒人能夠穿越到明朝去聽聽明人怎麼講話,所以就可以信口開河胡編漢語發展史。明朝沒有錄音機,明人怎麼講話,我們當然是不可能十分確切地知道了。但是明朝留下了大量的語言文獻,通過研究這些文獻,我們是可以基本搞清楚明人是怎麼講話的。關於明朝時期的北京話,很重要的一份語言文獻是萬曆年間一個叫徐孝的北京人撰寫的《司馬溫公等韻圖經》,記錄了當時北京話的語音系統。這個資料已經被古漢語學家們研究了幾十年,從中可以知道,晚明時期北京人講話和現在的北京人講話已經非常接近,差別很小,如果當代中國人穿越到晚明,用普通話和當時的北京人交流是沒有問題的,只是覺得會有點口音。那時候滿人還沒有入關,無所謂受滿語的影響。

“歷史發明家”們當然不知道有什麼《司馬溫公等韻圖經》這種專業資料,知道了也會不以為然的,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有理由相信北京話混合了滿語。我們就來看看這些理由能不能經得起推敲。

他們的第一個理由是,南方方言沒有翹舌音,zi、ci、si和zhi、chi、shi不分,而北方方言有翹舌音,就是因為受了滿語影響。我不懂滿語,滿語是不是有翹舌音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的是,雖然漢語以前沒有翹舌音,但是至少在明朝萬曆年間,漢語就有了翹舌音了。這個證據非常強。當時耶穌會傳教士羅明堅、利瑪竇編過一本《葡漢詞典》,以幫助入華傳教士學習漢語,這本字典用羅馬字母給漢字注音。利瑪竇自己還留下了四篇用羅馬字母注音的漢字文章。利瑪竇學的可能不是北方官話,而是南方官話,例如南京話。但是從這些注音可以知道,當時的官話已經有了翹舌音,可見漢語演變出翹舌音並不是受滿語影響。

“歷史發明家”們的第二個理由是,漢語本來是有入聲的,但是北京話等北方方言沒有入聲了,也是受滿語影響。但是從《司馬溫公等韻圖經》我們知道,晚明時北京話已經沒有入聲了,徐孝說有些入聲字讀起來如平聲,所以他另外創了一個聲調,就叫做“如聲”,相當於現在說的陽平,而以前的入聲字被徐孝分別放進別的聲調了。關於北京話在明末沒有入聲,還有一個很強的證據。明末清初高僧道忞禪師寫過一本《北遊集》,記載他與順治皇帝的對話:“上一日持一韻本示師,曰:‘此詞曲家所用之韻,與沈約詩韻大不相同。’師為展閱一過。上曰:‘北京說話獨遺入聲韻。蓋凡遇入聲字眼皆翻作平上去聲耳。’於是上親以喉脣齒舌鼻之音調為平上去入之韻,與師聽之。”道忞禪師見順治皇帝,是順治十六年的事,離清兵佔領北京不過十六年,這麼短的時間內是不可能讓北京話發生根本改變的。人們學講話是從小開始的,成年人的口音基本定型了。即使北京嬰兒從清兵入關那天起才開始學講沒有入聲的北京話,到這時候也還沒成年呢,怎麼可能成年人講話都沒了入聲呢。順治在學漢語音韻時發現北京話和古人用的詩韻不同,沒有了入聲韻,把這當成奇事講給廣東人道忞禪師聽,可見北京話早就沒有入聲了,才會讓學漢語的順治覺得奇怪。

“歷史發明家”們的第三個理由是,北京話有很多兒化,也被認為是受滿語影響。其實漢語北方方言的兒化現象最遲在元朝就已經出現了。元雜劇、散曲裡有大量的兒化,我隨便舉個例子:

“想人生最苦離別,三個字細細分開,悽悽涼涼無了無歇。別字兒半晌痴呆,離字兒一時拆散,苦字兒兩下里堆疊。他那裡鞍兒馬兒身子兒劣怯,我這裡眉兒眼兒臉腦兒乜斜。側著頭叫一聲行者,閣著淚說一句聽者,得官時先報期程,丟丟抹抹遠遠的迎接。”(劉庭信《折桂令·憶別》)

短短一段一下子出現了九處兒化。有人可能會說,有“兒”字不一定就是像現在的北京人那樣讀r音啊。“兒”的古代發音的確不讀er,但是在元朝時北方官話已經把“兒”讀r了,這也是有很強證據的。在《元史》裡,用漢字音譯外語人名、地名,裡面多處出現的“兒”對應的就是外語裡的r音,例如國名“馬八兒”對應Maabar,地名“起兒漫”對應Kerman,族名“畏吾兒”對應Uighor。《元史》是明初根據元朝文獻編寫的,可知在元朝時“兒”讀r了,兒化音的讀法和現在是一樣的。

總之,“歷史發明家”們用於攻擊普通話的理由是沒有一條站得住腳的。普通話的發音是漢語自身演變的結果,與外語無關。當然,我們不能指望“歷史發明家”會因此改變看法,因為他們要的是符合自己“反清復明”政治意圖的“發明”,並不是真的尊重“歷史”。

2019.2.22.

Comments